五矿信托再度被点名 4年6倍高增长藏隐忧

  来源:每日财报评论

政策趋严背景下,公司“顶风”展业,难免会成为监管的重点关照对象。

  撰文/郜融莲

出品/每日财报

近年来,信托行业受到严监管,部分信托公司出现增长放缓甚至是负增长的情况。只有五矿信托以4年6倍的增长速度一路狂奔,独领风骚。然而进入2021年,五矿信托的日子却开始不如意起来。

先是2月7日,在2021年度信托监管工作会议上,五矿信托多次被监管点名在若干方面存在问题;2月23日,*ST宜生发布公告显示公司触及终止上市条件,五矿信托可能有超3亿元的损失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自2016年以来,五矿信托业绩一路猛增,2019年更是以47.64%的规模增速位列信托行业第一,但频频踩雷房企也成为了五矿信托头疼的问题之一。从2020年起,公司开始逐步退出中小房企相关业务。

因TOT被点名,踩雷*ST宜生损失3亿

2月7日,在2021年度信托监管工作会议上,20家信托公司被监管层点名批评。其中便包括五矿信托,被点名的问题分别为用个人贷款承接融资类业务,发行期限错配的TOT产品等。

这也是继此前地产业务问题遭监管窗口指导,地产业务、信保通道业务违规被监管处罚后,五矿信托业务问题的再次集中暴露。

据公开资料显示,TOT产品就是信托中的信托,是一种专门投资信托产品为主的信托计划。在我国信托行业的历史上,TOT产品的设计和发行已经有十多年了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TOT业务属于灰色信托业务,与资金池业务存在重叠,可能踏错一步就铸成大错。

去年3月,监管机构曾对多家资金池业务比较典型的信托公司进行审查,并叫停四川信托等信托公司的TOT业务。同年5月,监管方面发布了《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。

可以看出,未来TOT产品被全面叫停可能是大势所趋。据公开媒体报道,在五矿信托2020年11月份的产品推荐单中就包括TOT产品,分别是“艺享世家2号(基建6号)”和“日鑫17号(青山9号)”这两个项目。

此外,《每日财报》还注意到,2021年开年,五矿信托便多了一笔收不回来的钱。2月23日,*ST宜生发布公告称,公司收到上交所的事先告知书,截至2月22日,公司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每日收盘价均低于1元;公司股票已经触及终止上市条件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退市之前,证监会曾公布了对*ST宜生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立案调查结论,调查显示,*ST宜生在2016年-2019年的定期报告存在严重虚假记载,涉案金额合计超400亿元。

除部分股民栽在*ST宜生这个大坑里外,还有不少机构也深陷其中,其中就包括五矿信托。

《每日财报》注意到,*ST宜生第一大股东宜华集团和实际控制人将其持有的7400万股质押给五矿信托,这笔股权至今仍未解除质押,质押套现资金不低于3个亿。

值得注意的是,*ST宜生在爆雷之前就早有端倪,从2012年到2019年,*ST宜生的财务报表中不仅有巨大的货币资金,同时还存在大量的负债,这就是所谓的“存贷双高”。

而康得新、康美药业、三安光电(28.640,-0.47,-1.61%)等千亿白马纷纷爆雷,从财报上看,它们也都出现了存贷双高的现象。

55亿增资获批,4年6倍高速增长

2020年12月31日,青海银保监局批准并同步公告了五矿信托增资事宜。公告显示,青海银保监局同意五矿信托注册资本由60亿元增加至人民币130.51亿元。

其中,五矿资本增资55亿元,青海省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增资14.95亿元,西宁城市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增资5598.13万元;增资后分别持股78.002%、21.204%、0.794%,股权结构不变。

五矿信托前身为庆泰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“庆泰信托”),成立于1997年。2010年10月8日司法重整后,经中国银监会批准后,庆泰信托正式更名为五矿国际信托有限公司,注册资本由3.28亿元增加至12亿元。

公司股东分别为:五矿资本、青海省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、西宁城市投资管理有限公司,持股比例分别为78%、21.20%、0.79%。

近年来,随着信托行业监管趋严,各信托公司增速普遍放缓,自2018年开始,信托行业的净利润已经连续两年负增长,2019年净利润增速相比2018年下滑的速度有所减缓。

但五矿信托却逆势增长,2019年末,五矿信托以8849.76亿规模,位列行业第四,仅次于中信、建信和华润信托,其增速高达47.64%,位居全行业第一。2020年,五矿信托继续高速增长,实现净利润27.84亿元,同比增长32.28%。

2016年是五矿信托发展历史上的重要转折点,彼时,五矿信托母公司——五矿资本成功借壳上市。

五矿信托主动管理规模中,变化最大的是“融资类”:从2016年的729.6亿,到2019年5009.13亿,增长近6倍。作为上市公司旗下最主要的资产之一,五矿信托的业绩规模迅速增长。

2014年-2020年,五矿信托的营收分别为15.46亿元、21.75亿元、20.47亿元、21.38亿元、29.33亿元、41.57亿元和51.62亿元。

同期净利润分别为8.80亿元、12.06亿元、9.80亿元、11.68亿元、17.20亿元、21.05亿元和27.84亿元。可见其净利润也是在2016年开始,持续较快增长。

逐渐清退地产业务,“花样”降低不良

业绩规模上涨较快的同时,五矿信托的业务布局逐渐清晰,愈发青睐房地产业务。

2018年,五矿信托管理信托资产为5994亿元,其中740.58亿元分布于房地产,占比12.36%;2017年,五矿信托分布于房地产的信托业务规模为550.91亿元,占比10.65%;而2016年这一占比仅为8.89%。

截至目前,在五矿信托目前对外投资的153家企业中,房地产相关公司约50家,占近三分之一。据公开资料显示,五矿信托去年1-9月,房地产信托业务为行业第一名。

房地产业务为公司赚来真金白银的同时,也给五矿信托带来了一定的风险。在2019年年报中,五矿信托披露了9条诉讼信息,涉及金额合计为35亿元。此外,公司投资的多家房地产企业也有被执行信息。

频频踩雷之后,五矿信托从2020年开始逐渐减少对房地产信托业务的投资,据不完全统计,2020年以来,五矿信托退出房地产公司16家。

今年2月8日,五矿信托宣布退出投资企业贵阳德盛置业有限公司,此次变更前,五矿国际信托持有贵阳德盛置业49%股权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频频踩雷房地产业务的同时,五矿信托的不良率不升反降,从2016年的19.15%下降到2019年的3.88%,堪称“行业奇迹”,而五矿信托降低不良的方式也十分有趣。

据公开资料显示,2011年,融资方上海荣腾置业委托五矿信托发行了“五矿信托-荣腾商业地产投资基金信托计划”,共募资4亿元。

2013年初,五矿信托对还款情况进行核查,发现回笼资金不足以支付信托本息,提前终止信托计划,并用自有资金进行兑付,随后申请财产保全,并起诉荣腾置业,至今这个案子还没有了结。

但这个“烫手”的山芋在五矿信托的“努力”下竟然找到了接盘侠,并且原价出手。2019年11月6日,五矿信托与上海衡加贸易公司订立资产转让合同,将该债权以4亿元价格转让给了衡加公司。

一般不良处置都是在3折或4折的价格,而五矿信托能够原价出手也是十分厉害。值得一提的是,衡加公司是2018年设立的,只有一名自然人股东,注册资金也尚未实缴。

政策趋严背景下,公司“顶风”展业,难免会成为监管的重点关照对象,五矿信托又将如何整改这些问题呢,《每日财报》将持续关注。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